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人大资料 > 他山之石 > 正文
不能服务选民 浙江宁波百名人大代表辞职
作者:董碧水    来源:2005年3月17日中国青年报    日期:2005-06-13 11:01

“现因组织需要,调整工作岗位,考虑代表职务的特点,特提出辞去区人大代表职务。”

提出辞职的郭保荣,是浙江宁波市海曙区第八届人大代表,2003年1月8日当选。当选时,郭保荣是海曙区月湖街道办事处主任。2004年6月,郭保荣被组织上调到海曙区重点工程建设指挥部任副总指挥。履任前,郭保荣向宁波市海曙区人大常委会递交了一份《辞去区八届人大代表职务的请示》。

“当人大代表,要实实在在地为选民服务。代表是大家选的,选上了却不为大家服务,肯定不行。”郭保荣认为,自己既已调离原工作岗位,对原选区月湖街道的情况不可能像原来那样了解。“既然不能很好地在人大代表的位置上为大家服务,就不妨辞去这个职务,把位置让给别人。”

不过,在这之前,组织部门因工作调动与他谈话时,也提到了人大代表的事。“尽管有些舍不得,但有了心理准备。”郭保荣说。

宁波市某县的基层干部刘方(化名),2003年当选县人大代表。2004年夏,刘方获得提升,出任县政府某局局长。任职前,组织部门与他谈话,请他慎重考虑辞去人大代表职务。刘方感觉“很突然”。不久,刘方又接到县人大常委会的通知,建议他辞去人大代表职务。而按规定,他的人大代表任期还有4年。

这期间,该县多位有官员身份的人大代表接到了类似通知。他们大都是县政府各局的负责人,不少人在接到通知时的反应与刘方相近。

刘方说,在他的印象中,只有犯了严重错误,诸如犯罪等,才会被终止人大代表资格。刘方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提出辞职。不过,思虑再三,他最终还是递交了辞职报告。

据宁波市海曙区人大办公室提供的数据,2003年以来,海曙区有5名区八届人大代表先后辞去代表职务。其中两名代表因调离原选区,1名代表因未经批准,两次无故未出席代表大会被“劝辞”,还有一位企业负责人自认为不具备履职条件而自动请辞。还有数据表明,截至2004年底,宁波市宁海县辞去县人大代表职务的有26人,占本届人大代表总数的10%。另外,2004年底召开的宁波市象山县第15届人大常委会第18次会议,也决定接受19位县人大代表辞职。宁波市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选举工委主任施秉良说,这一两年来,宁波各县、区人大代表辞职的,在百人以上。

“这是一个被‘逼’出来的制度”

宁波市各县、区尝试的人大代表辞职制度始于宁海县。2003年7月,宁海县人大党组向中共宁海县委递交了一份《关于实行县人大代表辞职制度的报告》。这份《报告》首次提出实行县人大代表辞职制,同时提出限定县人大代表辞职的3种情形:一是因工作需要由组织推荐并当选为县人大代表的镇乡、街道和县级机关部门领导干部,工作岗位或工作职务变动的;二是由于身体健康原因,不能执行代表职务的;三是其他情形需要辞去代表职务的。当年10月,中共宁海县委批转了这份《报告》。

据了解,宁海县有26位县人大代表“请辞”,但其中只有3人是因有违法行为被“劝辞”的,其余均因工作岗位或职务变动而被组织要求辞职。

宁海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文蛟在介绍批转这份报告的用意时称:“这是一个被‘逼’出来的制度。”张文蛟坦言,尽管县人大的报告列出了人大代表应当辞职的3种情形,但辞职制主要针对的是职务发生变动的“官员类”人大代表。

张文蛟指出,按目前人大组织结构的通例,下一级行政单位的领导几乎是当然的人大代表———地市级的领导是省人大代表,县长是市人大代表,乡镇、街道办事处负责人是区人大代表……问题在于,往往是新一届的人大代表刚选举出来,随之而来的便是政府组成人员重新任命,一些人大代表担任的行政职务随之变动。例如有些过去在乡镇、街道等基层领导岗位工作的同志,被调整到了政府部门或法院等司法部门工作,这样就会造成人大代表的结构发生变化,县级机关官员的比例明显增大。这些“官员代表”的职务提升后,跟原选区选民接触少了,就很难再代表原选区选民的意志、履行代表职务,也不能接受原选区选民的监督。而且,这些代表的行政职务调整后,导致人大代表在各部门、各乡镇的实际名额分配不合理,从而失去代表性。张文蛟说:“‘一府两院’本是人大监督的对象,这么多的县级机关官员同时身为人大代表,如何行使监督权?”

问题还不止于此。人大代表调离后,如果不辞职,这些调离的代表占了名额,其他新调进来的人员就不能被补选为代表。接任人员无法被补选为代表,势必影响到选区代表工作的正常开展。宁海县人大常委会有关人士说,有些乡镇、街道办事处的党委书记不是人大代表,明显不利于代表开展活动;开人代会时,代表团团长只能从其他人员中选举产生,不能由当地主要领导担任,也不便于组织工作。

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宁海县人大提出“调迁的官员是人大代表的,建议辞职”,并将其制度化。这一辞职制度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乡镇、街道办事处继任官员的人大代表身份问题。从另一层面上说,这一制度也打破了人大代表的任期“终届制”。

继宁海县之后,宁波市的海曙区、江东区、鄞州区、象山县等也尝试推行了人大代表的辞职制度,其中江东区、鄞州区人大常委会还先后审议通过了《关于区人大代表辞职的暂行规定》。

“宁波市人大正酝酿出台《宁波市人大代表辞职制度》”

宁波市人大常委会代表人事选举工委主任施秉良对记者说:“引入人大代表辞职制度是大势所趋。宁波市人大正在积极调研,酝酿出台《宁波市人大代表辞职制度》。”

然而,目前宁波市推行的“人大代表辞职制”已在社会上引发争议。有人认为,辞职制为一些不作为的代表敲响了警钟,有利于加强代表为选民服务的责任感;也有人认为,这种辞职制是行政规则对选举规则的侵害,是人大工作的错位。但从宁波市各区、县已有的关于人大代表辞职的规定看,其共同点是将因工作岗位变动,又未调离本行政区域的“官员”代表作为辞职的主要对象。

宁海县人大常委会工作人员小严认为,建议人大代表辞职,既没有违背法律,又尊重了代表意愿。另外,工作岗位变动的“官员代表”是否应当辞职,也可从这些“官员代表”当选的原因上分析———任职人大代表是“工作需要”,辞职也属于“工作需要”。

小严说,目前我国尚未全面推行人大代表的竞选和普选,根据“工作需要”,一些身处重要工作岗位的政府官员会被安排为人大代表候选人,再经“群众投票”合法当选。应该说,“代表职务行政化”,是目前我国人大代表选举中的现实情况。“应当看到,某些‘官员代表’是因其行政职务岗位而当选,而不是因具体个人当选的。当其工作变动,‘工作需要’这个前提不存在了,理所当然地应辞去代表职务。”

鄞州区人大的同志也认为,建议“官员代表”辞职,是“当前地方人大代表选举制度的延续,是对选举制度设计缺陷的补充和完善。” 

  • [打印网页] [ 责任编辑:米哥 ]
  • 【相关新闻】
    我来说两句
    [网页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]
    请理性评论、文明发言,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
    领导之窗

    主任:朱寅健
    民族:汉族
    职位:市人大常委会主任